按"CRTL+D"将"香艳小说网"加入收藏夹!或分享到:

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甜党必须消灭!

作者:公子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人气小说:图妻不轨厚爱成瘾一线花旦深爱不抵久随温柔校花爱上我沈先生,请赐教浅浅遇,深深缠一不小心撞上你听说你要前规则你和我好久不见

那段二嘿嘿一笑,贪婪的看着妇人的俏脸:“吾就是看上你了,怎么滴?那等烟花之地的残花败柳,吾段二看不上!说吧,多少钱你肯从了吾?只要你开价,吾绝对不二话!”

正在这时,两个锦衣华服的少年骑士在门口栓好了马,缓步走进店内,将段二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。两人先是瞅了瞅妇人,又往段二这边望了一眼,见这个段儿长得倒是人模狗样,身上的衣袍也身为华贵,却原来是一个王府的管事,但两人并未搭言,自顾自的走到另一头临街的桌子旁坐下。

其中一个面色微黑的锦衣少年四平八稳的坐着,敲了敲桌子:“店家,两碗豆腐脑,两个羊肝饆饠。”

他就只是这么大马金刀的坐着,却自有一股子浑厚的气势,店内皆是眼明心亮之辈,且家中都是官场中人,自然知道这是上位者独有的威势……

那妇人迎来送往,自然非是不通眼色的村妇,只好咽下到了嘴边的喝骂之语,僵着脸,道:“二位贵客稍待,马上就来。”

另一个虎头虎脑的锦衣少年这时开口道:“有蔗浆没有?”

那妇人一愣:“自然是有的,只是……”

那少年道:“自去取来,价钱好说。”

“喏。”

妇人心中狐疑,要蔗浆做什么?不过也不敢多问,反正看来是不差钱的主儿,随他去了。

少倾,妇人自后厨出来,端了两碗雪白晶莹的豆腐脑,又端上两个香喷喷黄橙橙的饆饠,将一罐子蔗浆放在虎头虎脑的少年面前,最后端出一个陶罐,用勺子从里边舀出调制好的卤汤,先浇在房俊面前的豆腐脑碗里,正欲给虎头虎脑的少年也浇上一勺,却被他制止。

只见他拿起装着蔗浆的罐子,用里边的勺子舀了满满一勺子蔗浆倒在豆腐脑上,微笑着对妇人道:“多谢。”

然后端起豆腐脑,吃了一大口,满足的眯起眼睛。

豆腐脑,还是甜的好吃呀!

却浑然未发现,一旁的房俊脸都绿了……

“放下!”

房俊陡然喝道。

姜谷虎吓了一跳,手一哆嗦,差点把碗打翻在地,抬头疑惑道:“放下什么?”

房俊面容严肃:“放下碗!”

姜谷虎瞅了瞅房俊,低头瞅了瞅碗,狐疑道:“这豆腐脑……有毒?”香艳小说网××www.xIAngyanxiAoshUo.cOM

难不成有人意欲害我性命?

不对呀,这世上的仇人总共也只有那么几个,都在深山大泽之内餐风饮露修习天道呢,怎么可能跑到骊山之上的这个小小的集镇给自己投毒?

却见房俊直接站起身,伸手将他面前的瓷碗拿起,走到门口出去左拐,将一碗豆腐脑树根地下,两匹骏马打了个响鼻,欢快的吃了起来。

姜谷虎面容严肃。

真有毒?

只是等到房俊端着碗走回来,两匹马已经把那碗豆腐脑舔了个干净,转而甩着尾巴去啃一旁的青草,神气活现的,一点毛病也没有……

姜谷虎愕然问道:“没毒?”

房俊哼了一声:“比有毒还严重。”

坐下,对妇人道:“再盛一碗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妇人不明所以,好好的一碗豆腐脑,为何喂了马?

却也不敢问,这个黑脸的少年公子气势太强,定然非富则贵,赶紧回身重新盛了一碗,放到桌上。

房俊指着那个陶罐:“加卤汤。”

“唉。”

舀了一勺子卤汤,加到碗里。

房俊这才松了口气,浑身都透着敞亮,对姜谷虎点点头:“吃吧。”

姜谷虎莫名其妙,看看豆腐脑,再看看房俊,问道:“为何?”

“呼噜”

喝了一口豆腐脑,房俊惬意的舔舔嘴角,道:“豆腐脑这种东西,怎么能吃甜的呢?就得是咸的才行!”

前世,只要一见到有人吃甜豆腐脑,他就觉得简直不可思议,浑身上下像是有无数的毛毛虫在爬一样,没想到来了唐朝,居然还有人吃甜的豆腐脑!

众所周知,糖这种东西,在古代虽然算不上绝对的奢侈品,但是由于提炼困难,故而价格及其昂贵,等闲人家平素根本吃不起,也就是富贵人家才能储备一些。街面上贩卖的糖,都是从番禺等地运来的甘蔗,经过简单加工之后得到的蔗浆……

所以,在房俊想来,甜豆腐脑是不应该出现在唐朝的,太奢侈,而且……简直理解不能,豆腐脑这种东西,甜的能吃吗?

咸的才是王道啊!

所有的甜党,都是异端!

姜谷虎目瞪口呆,一脸懵逼,讷讷道:“汝将那碗倒掉……就是因为见不得有人吃甜的豆腐脑?”

房俊颔首,一脸郑重:“然!”

我“然”你个脑袋!

这人是不是有病啊?

我吃咸的还是甜的,跟你有个屁的关系?

姜谷虎气的不轻。

得,咸的就咸的吧,跟着人置气,犯不上……

看着姜谷虎气呼呼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模样,房俊心怀大畅,对于甜党,一定要穷追猛打,锲而不舍!

吃了两口,又问道:“你这豆腐脑家蔗浆的吃法,哪儿学的?”

这年头制糖工艺非常落后,故而民间吃糖的极少,吃豆腐脑加糖,更是闻所未闻,房俊觉得自己应当追本溯源,将这股歪风邪气彻底歼灭,以免蛊惑世人,遗毒万年!

姜谷虎没好气道:“当年在岭南历练之时,偶遇一位道家前辈,从他那里得知这等食用之法,觉得滋味不错,便时常如此食用。”

房俊闻听,顿时痛心疾首:“简直是异端邪说,不可理喻!豆腐脑这种东西,怎么能吃甜的呢?使鸡司夜,令狸执鼠,各司其职,乃是天道,豆腐脑就得是咸的!”

姜谷虎一脸黑线,吃个豆腐脑而已,你至于么?

……

一旁的段二被两个锦衣少年打断,也并未敢太过招摇,毕竟关中权贵多如狗,你都不知道走路撞倒一个老汉,或许就是个什么什么子、什么什么男的爵位。

而且这两人气度不凡,尤其是那个黑脸的少年,坐在那里也没什么也别的动作,却犹如渊渟岳峙,气势非凡,令他甚为忌惮。

然而看着黑脸少年古怪的动作,听着两人诡异的交谈,段二顿时觉得不可思议……这人怕不是个棒槌吧?

这豆腐脑是甜的还是咸的,有什么关系?

神经病啊……

便轻视起来。

然后见到妇人那窈窕的身段儿,风韵犹存的俏脸,心里顿时又火烧火燎起来,这等正经人家的良家妇,最是招人稀罕,那等窑子里迎来送往的歌姬,如何能比?

就喜欢看这等良家妇被自己用各种手段弄到床上去,然后以种种秘技将之凌辱时含屈受辱的模样……

段二一颗心滚烫,盯着妇人胸前高耸,腆着脸问道:“咋样,考虑清楚没有?跟着你家那瘸子过日子,有啥盼头儿?怕是晚上到了炕上,都侍候不爽利吧?哈哈哈……”

妇人俏脸涨红,怒目而视道:“吾家郎君乃是追随卫公剿灭突厥,于塞外与敌交战,这才落下残疾。纵然唯有功勋晋升,可是为了陛下抛头颅洒热血,岂容你在这里口出污秽,任意羞辱?”

其余几个食客一听,哎呦,原来是个府兵之家,还是战阵之上受了伤因而残疾的,心里便有了几分不忍。

这等关中儿郎万里出塞,跟着卫公横扫突厥,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汉子?

没死在战场上,却要回到乡间忍受自己人的折辱……

便有人出言道:“段二,良心都是肉长的,若是这妇人愿意跟你,吾等自然无话,可是你这般辱骂受了残疾的兵卒,却是有些过了。”

那段二却浑不在意,反而扬起下巴,道:“那又如何?不过是一个泥腿子罢了,此等下贱之人,自然是要去战场上保卫吾等勋贵世家,否则要尔等何用?现在受了残疾,却依旧霸着这等娇妻,简直是暴殄天物!吾意欲救这妇人脱离苦海,有何不妥?”

说到这里,他脸色一沉,恶狠狠道:“再者说了,吾安国公府的事情,何时轮到你们几个棒槌多管闲事?”

那几人忿忿不平,却也不敢多说,显然其身后的主家,在势力上远远不如安国公府,纵然心中有气,却也不敢为了一个乡间农妇给主家招惹麻烦……

妇人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怒声道:“吾家男人血染沙场,乃是为国为民,到了你这里,反倒是咎由自取,活该如此了?非但如此,还得牵连家中妻儿受辱?”

段二洋洋得意,道:“你还真就说对了!今日跟你说吧,你若是从了我,一切好说,必然不会亏待你家那个瘸子,可若是执意不肯,哼哼,信不信回头就去京兆府与兵部,给你加瘸子按上一个逃兵的罪名?”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@R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