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"CRTL+D"将"香艳小说网"加入收藏夹!或分享到:

第64章 到嘴的肉最香 上架福利木木哒

作者:何念尔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人气小说:图妻不轨厚爱成瘾一线花旦深爱不抵久随温柔校花爱上我沈先生,请赐教浅浅遇,深深缠一不小心撞上你听说你要前规则你和我好久不见

一秒记住【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陆荆舟微醺,亦解风情:"春宵一刻值千金。"陆荆舟自是不知道戚临君被人拐去糊里糊涂奉献了初次的事,想着戚四终于要破处了,十分欣慰。

不过兜来转去。两人都是彼此的第一次。

戚临君不动声色地参与了灌酒,脸也泛着薄红,温香软玉在怀,驱使他脚下生风。

"唉,戚四,去跟老三告个别。"陆荆舟提点。

他停住脚步:"好。"可她双手攀着他脖子胡乱摸怎么回事?

忍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依旧公主抱,他上楼:"三哥,钟意喝醉了,我送她回去。"

江时延只能吃些流质食物,凌念谨好好照顾着。夫妻俩从别后很少时间独处。正在私话温情。突然便袭来逼人的酒气,陌生的戚四和妖娆生姿的钟意。

"去吧,戚四,下次是不是请三哥参加婚礼了?"江时延忍不住微笑调侃,能编排戚临君的机会少之又少,他虚弱中也要抓住。

戚临君脚抵在门边,她已经不止手乱动的。脸凑在他颈间:"三哥?谁是三哥?你吗?"气息弥漫。

心乱不已,他面上镇静,手劲粗鲁地把她脑袋按在肩上:"是我,不许再动。"

像是累了,她暂时靠在他肩膀上,嘴里喃喃的已经听不清楚。

凌念谨起身相送:"戚四,你这上酒了不好开车,周镯来接对吧?"

"嗯,"他回应后转身,"三嫂我们走了。"

下楼梯之前,他停住了脚步,跟身边的凌念谨说:"三嫂,三哥需要你照顾,跟老大说的一样,我们之间不用客套。而且......"他睨了眼醉得娇憨却又无知点火的钟意,点到即止。

明白。笑得暧昧,凌念谨不坚持:"戚四一路小心,想三哥了就再来看。"

"好。"他回答,抱着她弯弯绕绕走下楼梯,走过醉倒的何衍照和自斟自饮的陆荆舟,眼神之间传递万语千言。

一踏出房门,夜风,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。

他无所谓,她本来蔫了,一刺激又生龙活虎。她猛地把她一撑,手环住他的脖子,笑意染上绯红:"我们喝酒,你是谁?何衍照?陆荆舟?咦,你怎么长得有点像......"她歪歪脑袋,似乎在考虑怎么定义戚临君,忽然灵光一闪似的大喊。"像我的金主。"

他最讨厌别人认不出他,纵她醉酒,也不可原谅。

"哦。"他语气冷淡,再次抱稳了她,往大门走。她不重,但是来回抱了挺久,她也没安分过,他是想尽快结束代步者身份。

她倒开始胡言乱语:"不过你不是他,我的金主哪里会抱我......每次都摔我!都不知道摔了几次!人家明明是弱女子......"

他虽一直面无表情,听到"弱女子"也在心里呵呵了。首先他摔她她哪次不是越挫越勇?鸳鸯楼从天而降的又是谁?生猛地卡住1020的房门的又是谁?

没得到回应,她根本不在意,继续滔滔不绝:"幸好你不是他!我没见过他这么蛮不讲理、反复无常的男人!什么嘛,迟到一分钟不可以,说错话不可以,会错意更不可以!"

嘴角抽搐,他停在车门口,突然不想进去,站着吹冷风:看她对他还有多少的不满意。

她突然双手捧住他的脸逼得他和她对视:"你知道嘛!他身为一个男人,居然嫌弃我胸大!还晾了我这么久不睡我,我心里不安心啊,果然啊,又耍我,让我演什么恶毒女二!嗷嗷嗷,你说,我好看不?"她盯着他,迷糊的重影,根本不能对号入座。

越听越平静,风雨欲来,他懒得回她。

结果她色胆包天,直接吧唧一口上脸。

恰好周镯久不见戚临君上车,下车走到他面前要问,他面无表情开口:"开门。"

周镯了解他脾气,知道他在动气,半点声不敢出,快速开门。

"砰",半点不留情,他把人重重往里摔:不是说我只会摔你么,不多摔摔真亏待你。香艳小说网≌≌www.xiangyanxiaoshuo.Com

"哎哟喂",她在车旮旯里打滚,脑袋撞上车座,疼得龇牙咧嘴。不过酒劲能缓解痛,她嚎几声居然能眯着眼摩挲着站起,结果脑袋撞车顶,"哎哟"一声倒车座上了。

他看好戏般看她终于落座,脸上神色才有所缓和,偏头吩咐周镯:"回我家。"

"是。"周镯应得毕恭毕敬。

他上车,关门,由着她缩在一边,活动他的手。好心没好报,他破天荒抱个女人这么久,结果她倒好,平时嘴上抹蜜,醉了全是意见!

酒后吐真言,好一个酒后吐真言!

"刚刚谁摔你的?"心情平复了点,他才开口问闭眼像是难受起来的她。

骤然睁眼,又是晶晶亮迷人得要命,她笑吟吟:"你啊。"右手顺势拍打他的肩膀,被他一朵,耷拉在一侧。

"我是谁。"隐隐的灯光里,她的脸依旧灼若桃花,醉态未曾消减半分。

胳膊肘,膝盖,后脑勺......四处的疼提醒着她,她嘴一嘟:"戚临君!"除了戚临君,谁对她,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之情?

很好。

他不再说话,闭目养神。

她更是醉得脑袋昏沉,车子颠来颠去她晃悠晃悠着就睡着了。

距离不远,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清尘花苑,周镯自觉原地不动,听戚临君指挥。

她睡着了,红唇潋滟,脸蛋娇憨,莫名地,他没有再次粗鲁地推醒她。而是绕了边,走到她那边打开车门,俯身,动作温和地再次打横抱起她:"真是欠你的。"

周镯跟在一旁守着,处于憋笑状态。直到戚临君抱着戚临君消失在隐隐绰绰的灯光里,他才收回目光,上车。发动车子的瞬间,他再次觉得自己在医院告知钟意的决定是对的,还有哪个人,激起了戚先生所有的喜怒哀乐?

他抱着她进门,她睡着了倒像去爪了的小狐狸,媚气留了几分,不过乖巧得很,不哭不闹。他右腿提膝撑住她,开门换鞋,动作难免大幅度。颠得她醒了,手条件反射性地寻找支撑物,再次环住他脖子:"渴......"

得,今晚算是角色互换,他照顾她。其实他大可把她送回她的公寓不闻不问,可他不,也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开了灯,把人放在沙发上,他去厨房找到杯子倒了温开水。走回客厅,站在沙发旁,他看到的是蜷成虾米状的钟意,面色酡红,嘴里呢喃不轻:真喝高了,先是老二,再是千杯不倒的老大。

坐在沙发上,他把人抱起,喂水。

她不配合到底,哼哼唧唧,手更是乱拍。拍到不该碰的地方,害得他"呲"出声,拧紧眉头,再次想把人打包扔出门外。

好在她终于是仰着脑袋喝进去了几口水,他懒得再喂,松手继续让她躺在沙发上,起身放回杯子。

没走几步,只听得"呕"得一声,他用脚趾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真是服了她!立马走到沙发前,他随手把被子搁在茶几上,把她扛起,无视地上呕吐物,大步上楼。

"咳咳咳,"她一次吐了个干净,但是被这样颠着不太舒服,嘴里回味更不好受,咳个没完。他有洁癖,看到毁了的沙发、地板,对她的耐心到了极限。

她身上味道太重,他也有微微的酒气,洗澡是必然。

推门而入卧室,再进浴室,他把她扔在浴缸里,不太温柔地拿着蓬蓬头隔着衣服冲洗。见她被冷水激得眼里有几分精神,他问:"自己洗?"夏天能穿多厚衣服?水一冲全都紧紧贴在身上,他连胸衣纹路都看得分明。眸色深沉,可念及她干的"丧尽天良"的事,骤起的欲火又全消了。

"哦。"她睁着眼,完全没搞明白状况,晕晕乎乎地接过蓬蓬头,本能地把雪纺上衣往上一撩。

火速站起,他去隔壁的小浴室淋浴。

冷水淋浴。

他为什么抱她回来?现在,又在气什么?老大认可她,她酒量确实不简单。他自己呢?想起她醉里抱怨他不睡她,心情似乎又好了几分。

待他洗漱完毕,草草裹着浴巾去看她,洗澡?他还真高估她了,她衣服如旧,不过湿得通透罢了。周身腐蚀之味未散,激得他又消了旖旎之意。

看不下去,他认命蹲在浴缸旁边帮她洗澡,她的皮肤泡久了,泛红起褶子,他速战速决,大手揉搓了些许沐浴露。大浴巾帮她擦干,又是帮她漱口又是洗脸。总算累得值得,她身上没有浓重的酒气,偶尔呼吸间,依然有淡淡的酒味。

对瘫软如尸体的她,他自认不是禽兽,把人打包扔在床上。

要说俩人同床共枕,又不是第一次,他理所当然地躺在她身边。熄灯前他还特意张望了一眼,她眼睛闭着,嘴巴砸吧,睫毛颤抖,睡着的可人儿模样。

啪嗒,伴随着灯灭,万籁俱寂,像是昭示着什么。

并非禁欲,何况他念起多日前未遂的欢好,反复睁闭眼,竟是觉得难眠。可念及她吐得惨不忍睹的模样,他又打消了念头。

若在那时她吐他一身,他真能杀了她。

我不犯人,就代表人不犯我?状状投才。

他正难眠,迷迷糊糊的钟意就猛地翻身圈住他的腰,嘴里喃喃:"你为什么不睡我?"转而又笑如银铃,"是不是不敢睡?我知道你是戚临君,可恶又可爱的戚临君......"

言语刺激,动作撩拨。

他本心念有杂。

快速覆身而上,他把她作乱的手死死压住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颈间:"你确定,要我睡你?"

房间的落地窗的窗帘并未死死拉上,清越的月光透射进室内,朦朦胧胧,隐隐绰绰,他看得见她的眼眸,亮亮的,微醺的,含笑的。

再次笑得天真无邪,她手挣脱他的桎梏,揽住他的脖子,邀请味十足:"要。"不等他回应,她头用力撑起,啄吻他的唇。像是有意识的,一下一下,轻重不一。

燎原大火就此而起。

他攫住她的红唇,长驱直入,攻城略地。

唇齿间,他厌恶的酒味都变得清冽而甘甜。

真正抵达的瞬间,他骤然停滞:她不是处。

秉着到嘴的肉最香,不吃白不吃,他既是难得遇到想要的人,倒不介意。

真的不介意?

反正他继续了,而后那晚混乱香艳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。

是她?

耳边是她柔媚入骨的,不自觉的声音,更是在提醒他。

是她!

PS:

晚上还有一更大的,今天搬寝室,累死宝宝了!

晚上一更大的,晚上一更大的,晚上一更大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